欢迎进入江西教育研究中心!

水涨情高

时间:2020-07-26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江西教育研究中心

  一望无际的洪水把堤坝烘托得瘦弱细长,大堤上的人们在不停的穿梭、忙碌着,并不时地传来铿锵嘹亮的口号声。大堤的右边,暴雨中人们依然井然有序地描绘着各自的生活轨迹,人们的脸上没有流露出惊慌和畏惧的表情,只是偶尔传来为倾盆大雨和雨中的堵车叹息和牢骚声。

  推近镜头,大堤上有一群人,除了着装一致的穿着迷彩服军人之外,还有很多五颜六色的志愿者和返乡的农民工,我也穿梭其中,兴奋地扛着装有沙石的麻袋,在激情澎湃的氛围中,忘记了疲劳和肩上的火辣辣的灼痛,我跟在军人身后,一边山呼着口号,一边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,脚下新铺沙石被我踩痛了,一溜烟地沿着堤坝逃奔。

  一段时间后,我们一起倒下休息,谁也无法顾及睡觉时的“张牙舞爪”姿势,有位军人在吃饭的时候,就瞬间定格了,口里还有一半未来得及咬的包子,就沉沉的睡去了……

  有位满鬓花白的大爷,在我们面前轻轻地放下慰问品。其实这个时候,他无论弄多大声响也不会惊醒我们,我是被大爷一脚给踢醒的,我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:“爸爸!你怎么来了……”爸爸递给我毛巾,说:“臭小子,我还问你怎么来的,脸都没有看见了,差点没有认出你来......”父亲一把搂住了我,替我擦着脸上的泥水,我感受到父亲的身子在不住的颤栗,一股强劲的暖流在父子间传递,原来父亲也是“暖男”。

  父亲坚信儿子得“贱养”。父亲一直告诫我不要做“我的爸爸是李刚”那样的事,让我在社会上独自摔打磨练,我也习惯把自己丢出去,让自己接受各种环境的洗礼,这次单位号召我们报名做“抗洪抢险”志愿者,我毫不忧虑地报名参加了。也没有征得父母的同意,我非常清楚,这是父亲最愿意看到的事,其实我一直呵护在父亲的视线里。

  父亲今天来慰问,穿得很正规,但他脱下西装,真的同我一起干起来了,他今天打算留下来,我猜想是为了实地教育,给我树立榜样的,晾他的老腰如何能够扛起沙袋?父亲经常喜欢给我做示范,包括写字,我发现我的字体同他一脉相承。当然他作为老党员,应该有更高的境界。我给父亲装了半袋沙石,父亲似乎很不满意,但他试了试也就妥协了,紧跟他后面司机倒是很壮实,一个人扛起了一袋半,算是弥补了父亲的遗憾。

  休息中一个返乡的打工者说,这次家乡号召我们回来抗洪抢险,他的老板说:“现在招工难,人手不足,但在大灾面前要讲大义,你工资照发,路费我出,抗洪结束后一定得回来……”他的眼里闪烁着感激的泪花。他接着又开心地说:“其实老板平时很抠”,我也被他逗乐了。

  解放军的一位领导给父亲敬了个军礼,然后拉住父亲,感谢父亲来大堤慰问,并接过父亲的沙石袋子,请父亲回去。父亲向我们不停地招手,战士们齐声地喊着:“请人民放心!我们坚决完成任务!”父亲老泪纵横,深深地鞠了一躬。此时,我热泪盈眶,泪如雨下,我明白了大堤这边人们为什么这么“淡定”,因为作为中国人都有铭刻在心的一句话:“解放军来了!”

  (作者:王德庆,笔名:木星,曾在国家级、省级发表小说、散文等,作品收集在《中国知网》)

 






上一篇:军民齐心战洪灾 鱼水情深谱新篇
下一篇:没有了

  • 中央民大:坚持以质量立校奋推“双一流”建设
  • 罕见病更需要呐“罕”
  • 景德镇陶瓷大学全国人大代表开展“两会”前专题走访调研
  • 江西省冶金技师学院举办“弘扬工匠精神”主题讲座
  • 万博bet官网
  •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
  • 大乐透历史开奖号码
  • 白金会娱乐集团
  • 网上真钱扎金花
  • 888真人备用网址
  • 老虎机作弊器
  • 福彩3d谜语